• <acronym id="8uawo"><u id="8uawo"></u></acronym>
  • 燃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穿成美人師尊后男二愛慘了我在線閱讀 - 第九章男二怕怕要跟師尊睡

    第九章男二怕怕要跟師尊睡

    書迷正在閱讀:升邪、斗破蒼穹、凡人修仙傳、武動乾坤、遮天、盤龍、星辰變、琴帝、圣堂
            小顧岑在靈劍峰生活了將近一年時間,對于靈劍峰上的生活也習慣了,每日都是練功,吃飯,找師尊,林言極為疼愛顧岑。

            某天夜晚,遠處的一道閃光劃破了黑夜,遠處的樹都顯現出來了,狂風如野獸般竄上窗臺,單薄的窗戶紙,似是擋不住這猛獸的攻擊,緊接著,傳來一陣天崩地裂的響聲,把在床上熟睡的顧岑驚醒,嚇得顧岑蜷縮在被窩里面,隨后可以很清楚的雨水“噠噠”的聲音,雨下的不是很大,但雨水伴隨電閃雷鳴,還有像野獸撕吼的狂風。

            顧岑的眼淚都出來了,他很害怕,他想起了師尊說過,凡事可以找師兄幫忙,可是師兄應該也睡了吧,那自己怎么辦……

            顧岑還在糾結要不要去找師尊,但他已經打開門去找林言了。

            南秦時早就被雷聲吵醒了,修道之人的聽覺比平常人更要靈敏些,聽到跟這一場雷雨不同的聲音,南秦時立馬打開自己的一點房門,就看見小師弟一個人獨自往外走。

            “師弟這是去干什么?”

            南秦時想一探究竟,就一路跟著顧岑,走著走著就到了林言的寢房。

            “大晚上的,林言叫顧岑去自己的水云居干什么?”

            各種各樣的情況從南秦時的腦子里飛過,很快確定了一種想法,那就是林言不懷好意,近一年倒是對自己疏遠了,當真轉移目標了,不過這時跟自己無關,自己也不想摻和關于林言的事情。

            顧岑不知不覺中就走到了林言的寢房,看著房內并沒有一點燭光,師尊應該是睡了,就要打道回府。

            突然間“轟”的一聲打雷聲,嚇得顧岑大叫了一聲。

            “何人?”

            聽到師尊的聲音,顧岑立馬哭了,帶著哭腔說道:“師尊是我,我好怕!

            隨后就看見師尊披著頭發,身穿白色長衫,推開門走了出來。

            “嗚嗚嗚,師……師尊!笨吹綆熥饋砹,趕忙用手擦拭自己臉上的淚水。

            “為何哭啊!绷盅远紫掳雮身子,撫摸著顧岑頭,頭上濕濕的,路上沒有打傘就來了。

            “嗚嗚嗚嗚!鳖欋娇拊絺,根本不能好好回答林言的問題,林言只好把他拉進房間,對他用了一個烘干的咒語,林言只好等顧岑的情緒安穩下來,在耐心詢問了。

            過了一會,顧岑的情緒穩定下來了。

            “岑兒是不是怕打雷?”

            “嗯!甭曇粲行┥硢,還帶著鼻音。

            “岑兒為什么怕打雷呢?”

            “因為他的聲音很兇,跟繼母的聲音一樣!

            原來是童年陰影啊,林言只能繼續引導顧岑讓他不要那么害怕雷聲。

            “有師尊在,為師會保護你!

            “真的嗎?”

            “真的!

            “那師尊今晚我可以跟你睡嗎?”

            (在這埋伏我?)

            林言的眼睛對上了顧岑懇求的的眼神,原本想拒絕顧岑的話實在說不出口,她只好在內心里面勸說自己,他只是一個八歲的孩子還怕黑,我這樣善良,怎么可以忍心不答應。

            “嗯,不過為師不喜歡有人抱著自己!

            “顧岑睡覺很安穩的!”

            林言就從一個柜子里,拿出一張新的被子。

            “師尊,明早我還要早起操練,怕起身打擾到師尊,師尊睡里面吧!鳖欋郧傻淖诘首由系却盅陨洗。

            (也是,我的徒弟就是心細,知道我第二天起不來。)

            001:……

            “甚好!闭f完林言就鉆進里面的被窩里面了,隨后顧岑就躺在了床的外邊。

            “師尊的床好暖和啊!

            (……睡了這么久不暖和才怪呢。)

            001:你太慣著他了。

            (你不也挺慣著男主的嗎?)

            001:……男主可是你回家的關鍵!

            (一一同志這還用你提醒嗎?我就想讓你不舒服一下哈哈哈哈。)

            顧岑裹好被子,鼻息間就能聞到師尊身上的那種香味。

            “師尊,上次你就說等我通過試煉就告訴我你身上的香是什么的!鳖欋D頭看著林言的側臉,高挺的鼻子,白皙的皮膚,薄薄的嘴唇還在動,側臉的輪廓都如此的完美。

            “是一種茶香!

            可是在顧岑印象里面師尊不是特別喜歡喝茶啊,怎么還會有茶香在身上?

            “是哪一種?”

            “這要等你自己發現!币驗楸救硕疾恢,怎么可能告訴你啊,這種話也只能騙騙八歲小孩咯。

            “那我以后一定會發現的!”

            “師尊會覺得我是膽小鬼嗎?”

            “師尊不覺得你是膽小鬼!

            “為什么?”

            “因為每個人都有害怕的東西,比如岑兒怕打雷,師尊怕……怕沒有徒弟們!

            001:宿主撒謊可不是一個好孩子哦。

            (那我總不能講大道理的時候說我怕死吧,這樣會失去威嚴的。

            “岑兒明白了!

            (你明白個der。)

            “岑兒曾經你繼母對你如何?”

            一說到繼母,顧岑的雙手開始顫抖,嗓子像啞了一般,張不開嘴。

            林言很理解顧岑現在這個樣子,童年陰影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好了的,現在不想說就不說,以后多關心顧岑。

            “岑兒可有什么話想要說的嗎?”

            顧岑點點頭,倒是像只剛受驚了的乖巧兔子。

            顧岑:“師尊那時候為什么要帶我回峰?”

            林言:“因為你可愛!

            顧岑:“師尊會一直對我好嗎?”

            林言:“會!

            顧岑:“師尊,你認為花溪師姐怎么樣?,或者是說你更喜歡花溪師姐那樣徒弟還是我這樣的徒弟!

            滿眼困意的林言,他只想好好睡個覺,不然白瞎了自己這么好的皮膚。顧岑的問題都只聽的模模糊糊的。

            “你!

            顧岑聽到林言喜歡自己這個徒弟,開心像是打開了話匣子一樣,一直跟林言說話,林言終于在顧岑的各種問題下睡了。

            感受不到任何回應的顧岑,輕聲的叫著林言。

            “師尊?”

            “師尊?”

            “師尊你睡著了?”

            在一番試探下,顧岑確定林言睡著了,而且睡的有些死。

            顧岑忽然感覺自己身上有些冷,身上的被子都隔不住。

            “如果師尊知道我很冷的話,他會允許我抱著她睡覺的吧?”

            顧岑躡手躡腳的鉆進林言的被窩,然后慢慢的慢慢的靠近林言,顧岑感受到林言筆間溫潤的氣息,吹入顧岑的脖頸。弄的自己的脖頸有些癢,但很快習慣了。

            這樣應該夠了,師尊對我太好了,比我的父親還對我好,我跟師尊無緣無親無故,師尊還能如此待我,師尊真是大善人。

            時候也不早了,顧岑把手環繞著林言的腰,蜷縮在林言的懷里,聞著讓自己安心的味道就睡著了。

            雞曉時分,顧岑輕聲輕腳的離開被窩。

            等到林言醒來,身邊早就沒了人影。

            001:男二顧岑好感度+20。

            (這加的多啊,果然母愛是無價的。)

            001:……

            百年以后。

            靈劍峰山下一個小鎮上,熙熙攘攘,每個攤子面前都有很多人圍著,商販的呦呵聲,小孩的嘻笑聲交織在一起,一群人里還有這一個亮點。

            一個長得身材挺拔,劍眉星眸,黑發用普通的簪子束起,臉上還帶著無比激動的笑容,一襲飄逸的錦衣,顯得玉樹臨風的青年男子在石橋上喊著:“師尊!師尊!笔掷镞拿著一只玉簪。

            他步態穩健如風,以奔跑的姿勢,跑過來,過程中不宜不顯露這他的瀟灑之姿。

            走到面前,拿出剛剛在石橋對頭的小商販買的玉簪展示出來,一臉等待夸獎的樣子。

            99mk.infowap.99mk.info

            /135/135355/31829815.html

    精品国产女同疯狂摩擦_精品国产日韩亚洲一区_精品国产三级A∨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