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8uawo"><u id="8uawo"></u></acronym>
  • 燃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最佳幸運在線閱讀 - 第九章 雪滴花

    第九章 雪滴花

            【靠近:來自他的安全感!】

            其實,她何嘗不是一樣,本有些郁悶的她,聽了他的琴聲,心情舒暢多了。

            個別女生走之前還幫忙關好窗戶,段伊橋將鋼琴收拾好之后蓋好琴罩,然后確認了一遍窗戶是否關好。

            整個音樂室只剩下段伊橋和艾尚旎了,在他轉過頭回應那個女生的時候,他就看到了她,人多就沒打招呼。

            看著她并沒有起身的意思,隔著一排好幾個座位的聯排課桌椅,他問她,“還不回去嗎?”

            她聞聲轉頭看向他,“我可以在這坐一會嗎?”

            “可以!彼邕^兩三個座位坐到了她身邊的椅子,“今天不用去打工,怎么到這邊來了?”

            “我是迷路到這里的!彼缓靡馑嫉卣f道。

            他輕笑一聲,“又迷路啦!

            “我對這附近不熟就走亂了。對了,你剛彈的不是一首純音樂吧!

            “不是,《成都》聽過嗎?一首有故事的民謠,可以去聽聽!

            “好呀,旋律是舒緩的,但是也聽出了點點憂傷!

            “是有一點,去聽歌吧,歌詞會帶給你不一樣的意境!

            艾尚旎點頭應著:“改天去好好聽一下。剛聽到有人說下次還來聽你彈琴,你經常在這彈琴嗎?”

            “固定周一晚,沒事的話我都會來,當然得這個音樂室沒人在用,我就會在這彈琴,一個小時左右!

            “原來如此,好多人來當你的觀眾啊,我好像還看到我們同專業的!

            “是啊,有的人可能也習慣了吧,我在這彈兩年了,她們也跟著固定來了兩年!

            “忠實粉絲!”

            “你會彈鋼琴嗎?”

            “會一點!

            兩人接著聊了一會關于彼此學習鋼琴的往事,段伊橋看了下時間過了八點半,差不多該回去了。

            段伊橋讓她到門口等自己,他將室內的燈從最里頭開始關起,在最后一排燈被關掉的剎那間,艾尚旎整個人顫抖了一下。

            本還亮堂堂的天籟樓一下子就黑漆漆的,只有依稀從遠處而來的燈光。

            段伊橋將門關上鎖好,“走吧!

            “天都這么黑了嗎?”艾尚旎望了眼天空。

            “現在初秋了,天開始黑得早!

            “這邊的燈好少!

            “這個地方不靠生活區,過了時間點,該關掉的燈都差不多被關掉了,只能借著遠處的燈光走。我們走習慣了,都沒什么感覺。如果你看不清楚,挨著我走,走出這片區域就亮些了!

            “好!”

            段伊橋想起了身上的手機,“要不我打開手機上的手電筒吧?”

            “不用,我跟著你走就行!

            剛走出幾步,艾尚旎便伸出右手揪住段伊橋的衣角,立馬感受到外力的他并沒吱聲,只是想著她怎么會這么怕黑。

            此處雖然燈光少,但是借著遠處來的燈光走是完全沒問題的。他放慢了腳步走,帶著她走到了天籟樓通往校園小道的樓梯。

            “要不,我牽著你吧?”

            這個樓梯有三十多個階梯,她揪著他的衣角,他擔心兩人要是一不小心沒同步,怕她會踩空。

            “好!”感覺越走越黑的艾尚旎立馬就答應了。

            段伊橋輕輕地抓著她的手腕,一點沒用力。倏然,他的手腕卻被使勁抓住了,回頭一看是她的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他愣怔地看她一眼,卻見她已經看向樓梯下面了。

            “你的手提袋我來幫你拿著!彼麑⑺直凵系氖痔岽舆^來提著,“我們下樓梯了,小心點!

            段伊橋的溫柔讓艾尚旎更緊地抓著他的手腕。

            她想著也許是音樂室內的燈光太亮,外面又太過黑,她的眼睛一下子受不了,視力才會驟降。

            在段伊橋悉心的牽引下,艾尚旎平安走完了樓梯。

            “現在平坦了,五十米之后會有一小段鵝卵石,能走嗎?不行的話我們繞遠一點走!

            艾尚旎抬眼看向他,眼前的段伊橋在她眼里都有些模糊了,她沒有表現出任何異樣,朝他微微一笑。

            “沒事,走鵝卵石,可以的,這不還有你帶著我嘛!

            段伊橋特意看了下她的眼睛,依稀燈光下,她的雙眼更加明亮了似的,并沒發現異常。

            鵝卵石小道的兩邊是楊柳,低垂的柳條兒偶爾還能蹭到人。他帶著她從中間走,減少碰到柳條兒。

            艾尚旎抓著他結實的手腕,步伐平穩,安心地踏過每一塊鵝卵石。

            突然,她的左腳尖被一顆凸起的鵝卵石給絆到了,身子不由得向前跌倒。段伊橋迅猛轉身,伸出右手一下子將她抱住,她才沒倒下去。

            感覺到沒摔下去而被抱住的艾尚旎深呼了一口氣,他問她,“沒事吧?”

            她緩緩抬起頭看向他,“沒事!”

            他垂眸而下,相差十五公分左右的倆人,此時,臉對著臉的彼此就近在咫尺。

            艾尚旎柔美的臉龐在昏暗的光線下產生了一種朦朧美,再加上那天真無邪般的雙眸,使得段伊橋癡迷地將這張姣好容顏斂入眼里。

            感受著她那輕微的溫熱氣息,摟著她細柔的腰肢,扶著她的脊背,隔著并不厚的單衣,他能感覺出她背部線條的完美,還有指尖觸碰到的肩胛骨,隱隱透著一股性感。

            被抱住的艾尚旎竟沒想掙脫的意思,段伊橋的寬厚臂膀讓她很有安全感。

            他不禁加快的心跳一清二楚地傳給了和他緊貼著的她,她也不受控制地加快了心跳,卻沒能看清楚和她一樣,臉頰泛起緋紅的他。

            柔風微光下的他完全沉迷了,是心跳加速的她陡然反應過來,微微退了身,他才反應過來放開手。

            她壓了壓心,柔聲道:“我沒事了,我們繼續走吧!

            “好!”他壓制著心里的悸動瞄了她一眼。

            由于剛剛情不自禁的著迷,段伊橋不好意思再去問艾尚旎要不要牽著她,可心里卻還擔心著她看不見,步伐便更小了。

            艾尚旎看見他不斷往自己這邊微微移動著的小腦袋,笑了笑,伸過手去抓住了他的手腕。他沒回過頭,滿臉皆是喜悅之情。

            他們繼續走了四五分鐘,來到了藝術學院的生活區,燈光很亮,艾尚旎松開了段伊橋的手。

            “我們找個地方坐會吧!彼胄菹㈤]目一會,看眼睛能不能恢復全部視力,她現在基本看見了,只是還有些模糊。

            “好,那邊有木椅!倍我翗蜻以為她是腳走酸了。

            一坐下,艾尚旎就微低著頭閉上眼睛,右手輕按著眉眼處。段伊橋也沒打擾他,只覺得這個動作好熟悉,他想起了她撞到他的那次,她也是這樣。

            他想著難道是她的眼睛怎么了嗎?

            坐了好一會,她手提袋里的手機響了,段伊橋拿起給她,“有人給你電話了!

            艾尚旎沒睜開眼,隨意劃了下接聽鍵,放近耳朵邊,“你好!”

            而打電話給她的不是別人,是古堯,一聽到她這么禮貌,就察覺出不對勁了。

            “你眼睛是不是又看不見了?”

            艾尚旎一聽是古堯,“堯姐姐,我沒事。剛去我們學校的音樂室,應該是里面的燈太亮了,一下子到黑的地方,我的眼睛有點適應不了。我現在坐著休息呢!

            古堯有些不放心,“要不要我過去找你,去醫院看一下!

            “不用,別擔心,我休息一會就好了。四哥呢?”

            “他在洗澡,你真沒事嗎?”古堯一再跟她確認。

            “真沒事。打電話給我是要閑聊還是有事?如果是閑聊,改天我再打給你!

            她一再說沒事,古堯便不再追問了,“沒什么事可也不是閑聊,你四哥說你周末也不回來,想問你哪個晚上有空,我們三個一起吃頓飯啊!

            “那就周五晚上吧!

            “其它晚上不行嗎?你課程那么滿嗎?”

            “額,不是要上課啦,我也有其它事的好不好,周五不行,周末白天也行。我可以周五下午上完課就回四哥那去住一個晚上!

            “好,你提前說,我和你四哥基本沒問題的哈。眼睛真的沒問題?”

            “嗯,沒事。那掛咯,拜拜~”

            “拜拜~”掛掉電話的古堯還是很不放心,不過她忍住沒再回撥電話過去。

            古堯知道,她會遇到這種情況是必然的,這也是她一直想離開?聧u,離開他們的原因。

            和她想到一塊的艾尚旎,想起之前每次這種情況的時候,都有古堯等人在她身邊,要是童堂恩在她身邊,一定毫不猶豫就會背起她。

            可不管有多少人疼她護她,她都必須學會獨立適應眼睛帶來的這種突如其來的情況。

            一旁的段伊橋根據她們的對話聽出了大概,問道:“你的眼睛怎么了嗎?”

            艾尚旎依舊閉眼低著頭,“沒事,我再休息一會我們就走!

            他沒再繼續問,想著她應該是一時適應不了燈光明暗強烈的轉換吧。

            過了好一會,艾尚旎的視力恢復正常,段伊橋見她露出微笑才放心。

            艾尚旎不想把自己患有眼疾的事告訴他,她好不容易離開?聧u,如果可以,她希望現在身邊的人都不知道她有這個病。

            99mk.infowap.99mk.info

            /135/135306/31830015.html

    精品国产女同疯狂摩擦_精品国产日韩亚洲一区_精品国产三级A∨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