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8uawo"><u id="8uawo"></u></acronym>
  • 燃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瘋批棄女卷生卷死,卷到天下都臣服在線閱讀 - 第49章 要這樣晉升?

    第49章 要這樣晉升?

            “對!吸收靈力,灌滿靈力池!快,時間不多了!”國師喊道。

            她垂下眼睛,第一次看見自己全身都被幽藍色的火焰包裹住,那火焰輕輕流動,就像水一樣。

            可是下一瞬,五感回歸,凌歌這才體會到這藍色流水的厲害!

            一層浪來一層冰寒徹骨,一層浪退一層燙如巖漿!

            她就像一株水草,忍受著千百年的冰火兩重天,永遠都無法超脫!

            “凌歌!”國師的聲音更加急了。

            凌歌猛地醒過神來,強忍著那種奇特的靈魂灼燙,打開全身所有竅穴,全力吸收空氣中的靈力。

            這時候,國師讓她練的那本心法就好處凸顯了,凌歌身上如今已經開了幾十個竅穴,吸收靈力的速度比以前快幾十倍!

            靈力洶涌入體,就像大海里的巨浪,凌歌身上的藍色火焰越發高漲,淹沒了她的五官。

            “好!如果滿了就去宮疾懌那兒!把你的冰靈火匯入他的體內!”

            “凌歌,這一步最為關鍵,一定不能出錯!一定要讓冰靈火在他體內不斷循環,一直到熄滅為止!”

            “只有這樣,你和他的性命才都能保全!”

            國師的聲音在凌歌耳中變了形,她的神情肅穆而冰冷,如同摒棄七情六欲的菩薩。

            突然她袖中飛出靈繩,將宮疾懌一把拖了過來坐在她對面,凌歌沒有絲毫猶豫,灌滿靈力的一掌拍在了宮疾懌的后背上。

            仿佛肆虐的洪水終于找到了出口,凌歌的靈力倒灌進入宮疾懌的身體內,傾瀉而下,爾后竟然十分聽話地立刻就從馴不服的洪水猛獸變成了小溪潺潺。

            凌歌深知,這是宮疾懌修為高深的緣故,自己那點靈力在他身體里,真是不夠看的。

            冰靈火隨著靈力一起進入了宮疾懌的身體中,她也用神識探了進去。

            “宮疾懌,你的傷到底……”

            一個念頭還沒轉完,她就被神識探到的東西驚呆了。

            宮疾懌的經脈里滿是漏洞傷疤,千瘡百孔,就像破破爛爛的衣服。

            這,這怎么可能?

            他的修為之高是嵊洲大陸各宗門都公認的!

            他之前多次輕而易舉地打敗了宋豐明和周長老等人,今天還打跑了那個黑衣人,他的實力不容置疑!

            可是以這樣的經脈條件,他是絕不可能煉成那樣的修為的。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與宮疾懌相識以來的畫面一一在凌歌腦海中閃現,他身上那些神秘的地方也逐漸放大,變成了一個不能再忽視的問題。

            他,到底是什么人!

            “凌歌,專心!”國師又吼道,他變換手勢重新結印,寬袍無風自鼓,“老夫現在用陣法屏蔽你們的氣息!你不要擔心,全力流轉冰靈火,等到宮疾懌身體內有靈力反哺的時候就吸收進來,它會助你晉升藍靈境!”

            凌歌摒棄所有雜念,又一掌打在宮疾懌肩膀上,兩手都加快了靈力的循環。

            冰靈火進入宮疾懌的身體,立刻四處分散開了,凌歌凝神將它們重新聚集起來,沿著宮疾懌的經脈走下去。

            說來也奇怪,冰靈火經過之后,宮疾懌的經脈立刻變得溫潤起來,幽幽藍光之下似乎煥發了生機,效果出奇。

            轉了一圈又一圈,冰靈火漸漸融入他的身體,凌歌見狀拼命催發出身體里更多的冰靈火。

            “嗯……凌歌……”

            對面的宮疾懌忽然哼了一聲,輕輕睜開了眼睛。

            凌歌抬眼望去,正見他正盯著自己的雙眸變幻顏色,赤橙黃綠青藍紫七色接連閃過,讓他原本就美好的眼睛變得如同陽光下的琉璃。

            “謝謝你,凌歌……”宮疾懌輕笑,全身也染上了一層淡藍色,明明雙手因疼痛而緊緊握拳,但他臉上卻不露分毫。

            這一刻的他褪去了所有的嫵媚不羈,只是一個漂亮的男子,有著最純真的笑容。

            凌歌心中一痛,不知為何竟萬分不舍起來,她再一咬牙繼續催動冰靈火。

            “宮疾懌,你撐!”

            凌歌體內的冰靈火很快消耗一空,這種靈魂深處的灼痛比剛才的靈力枯竭感更加難以忍受,她感覺自己快要被撕碎成一片片了!

            而宮疾懌的身體也被藍色浸透,整個經脈里都微微蕩漾,但卻再也吸收不進去了。

            直覺告訴她,時候要到了。

            果然,宮疾懌強撐著結了個印,一個紫色陣圖從他手心生出,將他和凌歌一起籠罩了進去。

            接著源源不斷的靈力自宮疾懌手心灌入陣圖,藍色的冰靈火再一次融入了他的身體中。

            奇怪的是,宮疾懌釋放出來的靈力居然也是紫色的,這是凌歌之前沒有看到過的。

            紫色的靈力和藍色的冰靈火在宮疾懌的強壓下融成一種奇幻的靛藍色,明明美麗至極,卻又昭示著強大的力量。

            宮疾懌朝凌歌又一笑,“準備好了嗎?沖擊藍靈境會很痛苦!

            凌歌毫不猶豫地點頭。

            宮疾懌伸手牽住她的手,四只手第一次交疊相握,兩人都不由自主覺得心中一悸。

            但接下來,霸道的靛藍色靈力自宮疾懌手中沖進凌歌的體內,一路橫沖直撞,寸寸碾過凌歌的筋脈直達靈力池。

            “唔……”凌歌緊緊皺著眉,極力忍受這種肆虐。

            宮疾懌輕輕撫摸著她的手,好看的眉眼中全是心疼,“借助它的沖力,全力沖擊藍靈境那層屏障!

            “好!”

            果然,霸道的靈力很快就匯滿了靈力池,呼嘯著要沖開池子頂端。

            凌歌屏氣凝神,將自己的全部身心融入其中,向那一層薄薄的境界屏障發起最猛的一擊!

            “嗡!……”

            那層屏障立刻如蛋殼般破碎,靛藍色靈力不減攻勢,沖進了象征著藍靈境的池子,而剛才所有的痛苦難受都隨著這一下瞬間散去,只有她的身體像開了竅一樣,貪婪地吸收著這方天地所有的靈氣。

            這種感覺凌歌從未有過,前一世哪怕升到了最高境界,她也沒有這樣煥然一新地開啟一個新世界。

            “凌歌,”宮疾懌輕喚,他那雙恢復正常的眼睛里倒映著由內而外散發藍色光芒的凌歌,“恭喜你晉升了!

            說完他雙眼一閉,又栽到了凌歌身上。

            “宮疾懌,宮疾懌!”凌歌心頭一慌,連忙去把他的脈。

            國師降落下來,查看了一下他的情況,帶著笑意道:“沒事,他是太累了,丫頭你剛剛晉升也需要休息,我們先回去!闭f完招呼一貓一豬,瞬間消失在雷林中。

            *

            這一覺,凌歌覺得睡了好久好久,但也睡得很美很美,仿佛一直在空中遨游。

            醒來時,床邊蹲著兩只貓一只豬,還有一條特別粗大的藍龍盤在床頭。

            凌歌奇道:“咦,小藍,你變大了這么多?”

            “對!”小藍得意地在房間里游走一圈,“主人你這一次晉升帶來的靈力提高,比以前多太多了!”

            “有什么了不起的,是主人晉升你才跟著沾光的!完全不是你自己的本事!”金鈴不滿地嚷嚷,卻不知道自己滿臉都是酸透了的表情。

            小黑豬滿臉都是崇拜,吐著舌頭套近乎,只有大橘有些許心疼擔憂,溫柔地蹭了蹭凌歌。

            小藍一副哥哥的口吻教訓道:“實力強就是實力強,只要光明正大得來的修為,你不服也不行!”

            金鈴瞬間炸了毛,“裝什么老大,有本事打一架!誰贏誰說話!”

            “嘿喲你這小貓咪,真以為脾氣大別人就怕了你嗎!”

            兩人眼看著就要打起來,凌歌坐起來一鼓掌,“好!趕緊打!打完了我好接著揍你們一頓,讓你們好好學學什么叫不要窩里橫!”

            小藍和金鈴頓時沒了脾氣,規規矩矩地又坐了回來。

            凌歌站起身來道:“都給我坐在這里反省,沒我吩咐不許動!闭f罷走出了房間。

            國師正坐在院子里喝茶,哼著小曲翹著胡子,一杯香茗喝得滋滋作響,仿佛瓊漿玉露。

            見凌歌出來了,他放下茶盞笑道:“丫頭,才睡了半天就起來了,感覺怎么樣?”

            凌歌試著內視了一下自己的靈力,不僅靈力池大了幾倍,而且吸收和運轉的速度也更加快了。

            “挺好的。宮疾懌呢,他醒了嗎?”

            “應該快了吧,雖說他這次的傷有點重,但他恢復得也快……”

            話沒說完,就聽宮疾懌的房間里傳出輕輕的咳嗽聲。

            “嘿嘿,醒了!”

            凌歌端著國師早就準備好的食物,和老頭一起進了宮疾懌的房間。

            宮疾懌披散著長發,穿著一件素白的里衣坐在床上,臉上還沒什么血色,只是在看到凌歌時眼睛一亮,嘴角自然帶笑。

            “凌歌,你恢復好了嗎?”

            “我也是剛醒,來,我們一起吃飯吧!

            吃完了飯,國師分別把了把宮疾懌和凌歌的脈,滿意地連連點頭。

            “嗯,都好,都好!

            “真的嗎,宮疾懌的傷都好了?”凌歌不放心追問。

            “他的舊傷沒那么容易完全復原,但眼下已經沒什么大礙了!

            “哦,”凌歌點點頭,緊接著話鋒一轉,“那么宮疾懌到底有什么舊傷居然這么重,現在可以說了吧!”

            “他的經脈千瘡百孔,怎么可能支撐他有這么高的修為的?”

            “眾所周知宮少主修為深不可測,可是為什么昨晚沒有把握殺掉那個刺客?”

            “還有你這處處神秘的身份,表面上和誰都不對盤,私底下卻和安龍國和國師關系這么緊密,到底有什么目的?”

            凌歌把心中的疑問一連串全說了出來,那張精致的俏臉上沒了笑容,只剩下一層冰霜。

            99mk.infowap.99mk.info

            /133/133810/31830014.html

    精品国产女同疯狂摩擦_精品国产日韩亚洲一区_精品国产三级A∨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