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8uawo"><u id="8uawo"></u></acronym>
  • 燃文小說 - 歷史軍事 - 請君以江山為聘在線閱讀 - 第87章 殺戮

    第87章 殺戮

    書迷正在閱讀:升邪、斗破蒼穹、凡人修仙傳、武動乾坤、遮天、盤龍、星辰變、琴帝、無限天乩
            當云祁帶著人闖入皇宮的那一天,五大長監都沒有跟在盛司卿的身側,這還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云祁拿著劍指著坐在案牘前觀賞火苗的盛司卿,臉上不憂不怒,只是屏退了和自己一同闖進來的路承安和顧念卿。

            空蕩蕩的宮殿此時卻是連一個守夜的宮人都沒有,將厚重的宮門關上,便是隔絕了外面的喧囂。

            大火似乎在蠶食這座百年宮殿,夾雜著其他的東西一同開始消失在這個世間。

            這一切都很順利,甚至是太順利了。

            盛司卿和云祁那日看見的模樣并無差別,唯一的差別可能就是他今日入夜只是穿了一件寬松的白色錦袍。

            腰間的白玉腰帶松松垮垮的,露出面前大片的肌膚。

            或許是因為長期都在大臣的圍堵,他光是坐在那里,便是讓人莫名的敬畏。

            盛司卿慵懶的放下手中的書籍,只是靜靜的看著闖入的云祁。

            “朕找了那么多年的人就是你?”

            云祁站在那里,沒有說話,利刃上的紅色血液不斷的往下滴落,滴答滴答,格外的清晰。

            盛司卿那雙眸子像是影狼一般狠厲,在云祁靠近的時候,他終于輕笑了一聲。

            “朕死了之后,你想做什么?北疆吞并還是讓盛司夜白白撿了這個便宜?你們哪個敢說自己是堂堂正正的明君?”

            “怎么,你是想要告訴我,我不能殺你么?”

            云祁的聲音凌冽,帶著一些察覺不出的溫怒。

            “你窮兵黷武,吞并天下,你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你想過嗎?”

            若不是因為盛司卿,那梵寂谷那么多人就不會死,云灼也不會死,自己更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似乎是聽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兒,盛司卿卻是輕嗤一聲笑了出來。

            他目光灼灼,“可笑,如果朕死了,你們這些人就會像豺狼虎豹一般撲上來撕咬云桑國的土地,哪怕你保證北疆不會,那么其他的小國呢?裂土竊國,滋生出一批又一批的狼子野心,將這個天下拖入無盡的戰亂之中!”

            他抬起了眸子,“而朕要做的,是帶給這個世間最了不起的泱泱大國!”

            他說的話很有感染力,或許這個男人的確很有抱負,云祁一時之間竟也找不到反駁的話來。

            “像你這樣的人,怎么會老老實實坐在這里等著我來?后路是什么?”

            對啊,像是盛司卿這樣的人,應是早就預料到了自己的心思,可是為什么?

            所有的一切在云祁的腦海中閃過,自己不曾漏下什么。

            門外的聲響漸漸的平息了下來,只要云祁一聲令下,那么盛司卿的宮門就會被人破開。

            他最后的鎧甲也會消失殆盡,什么都會結束。

            但是然后呢?

            她的目光移到了一邊,墻壁上的確是掛著一幅畫像的,上面的女子正在舞劍,翩若驚鴻。

            眉眼之間與自己頗為相似,但是云祁知道畫像上的人不是自己。

            兩個人的博弈漸漸的停息了,云祁覺得自己可以和過往的每一個日夜一樣,毫不客氣的將利刃貫穿他的胸膛。

            給所有的故事都畫上一個句號,但是她看著盛司卿卻是有了一刻的遲疑。

            今夜過后,云桑國會如何就和自己一點關系都沒有了。

            自己可以跟著毒宗的人回到北疆,回到那個所謂故鄉的地方,回到那個讓自己思念的地方。

            自己將成為毒宗的宗主,也會擔起所謂的責任,和現在的盛司卿一樣肩負起不一樣的責任。

            自己也可以一個人遠走高飛,什么都不再理會,什么都不去管,就一個人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這樣就什么都可以結束了。

            自己明明殺了那么多的人,現在面對一個陌生人卻是無法下手了的,哪怕他是帝王。

            他的確是有些威壓在身上的。

            盛司卿忽然站了起來,嘴角的笑意越發的明顯了起來,語氣淡淡,“你不會真的以為你短短幾日的謀劃就可以讓朕功虧一簣吧?”

            他的指尖慢條斯理的落在了杯口上,笑意漸漸收斂。

            “但是朕很佩服你,你的成長速度超過了所有人的預料,這盤棋局算是失敗了!

            宮門被人推開了,進來的人卻不是顧念卿或者是路承安,而是時鴻鹿。

            時鴻鹿見到云祁的時候并不意外,只是淡淡的說道:“啟稟陛下,所有的賊人都已經落網了!

            云祁渾身一震,但是神色很快便是恢復如常。

            盛司卿將自己的身子轉向一邊,這話是對著云祁說的。

            “你走吧,北疆需要你,朕也需要北疆!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人說話都是這么的奇怪,他話中的意味不明云祁覺得自己有些聽不明白。

            “我會殺了你的,親手,下一次我不會再猶豫!

            盛司卿看著墻壁上的人眼神溫柔繾綣,“我知道!

            99mk.infowap.99mk.info

            /106/106847/29064042.html

    精品国产女同疯狂摩擦_精品国产日韩亚洲一区_精品国产三级A∨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