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8uawo"><u id="8uawo"></u></acronym>
  • 燃文小說 - 玄幻魔法 - 四合院之我是大廚開始在線閱讀 - 第284章錢老幺的想法,賈紅找許大茂幫忙

    第284章錢老幺的想法,賈紅找許大茂幫忙

            “醒了,醒了!”

            醫院,病房里,看到二大爺醒來,二大媽終于不哭了,仿佛是有了依靠一般。

            “心力交瘁,氣急攻心,得多注意!,醫生神色認真交代起來,然后叫二大媽出去詢問到底是怎么個情況。

            看著二大媽說不清楚,林家國幾人就將事情的大概說了,醫生聽完,嘴角抽抽。

            “盡量開導,不能讓他再憋下去,不然會出事的!

            醫生能做的就只有這樣交代了,心病不是,沒有心藥,他也解決不了問題。

            “剛剛真的嚇到我了!,南易有些唏噓不已,在四合院的時候,二大爺真的像一個發狂的瘋子一般。

            “估計是打擊太大,接受不了結果,又加上別的刺激,哎,這折騰個什么勁啊!,一人苦笑出聲,在四合院的時候若不是老太太反應快,估計真要出大事的。

            “走吧,先回去吧,劉光福他們也來了,我們在這里也沒事了!,林家國說了一聲,走進病房跟二大媽說了幾句后,就跟其他人先離開了。

            幾人回到四合院,把醫生的話一說,院里的人都知道老太太的判斷是對的。

            “老太太,你怎么就這么快分析出來呢?”,佟麗有些好奇詢問起來,老太太搖了搖頭道:“人有執著的時候,緊繃的神經快崩斷了,又接受不了結果的時候,換誰都要崩潰!

            “劉海中這念念不忘的東西不但得而失去,又沒有再得的希望,你說他能不崩嗎!

            林家國幾人微微點頭,老太太又嘆息一聲道:“如果這一次他能夠想通,或許是他這輩子最好的收獲,真要想不明白,難啊!

            “古有伍子胥一夜白頭,心力交瘁的結果,就是生命的流逝!

            “但愿吧!,林家國搖了搖頭,人活著,有簡單,也有復雜,種種經歷,都是人生活的一部分,有些事情,旁人真的說不通的。

            安裝最新版!

            ……

            兩天后,二大爺劉海中出院,一看他有些病殃殃的,估計要修養幾天了。

            后院,屋里,劉海中躺在床上,神色莫名。

            “老劉,不要多想了,前幾天的事真的嚇到我了!,二大媽寬慰起來,想起醫生說的話,她是真的怕劉海中越是想不通,然后把自己給想沒了。

            劉海中沒有回話,而是睜開眼睛看著屋頂,神色轉而有些木然。

            一看這情況,作為多年的枕邊人,二大媽如何不知道,這個人根本就沒想通呢。

            她微微嘆息一聲,起身先去做飯了,有什么氣她這個時候都不敢發,生怕再激瘋劉海中。

            二大爺劉海中的事已經從這個四合院傳出去,就連軋鋼廠那邊都知道了。

            有玩笑的,有嘆息的,也有無所謂的。

            不得不說,劉海中接二連三的事給了許大茂最好的掩護,事關他的議論又快速平息下去了。

            院里在軋鋼廠上班的人都成了被打聽的對象,就連林家國這邊也沒能避免得了。

            林家國沒多說什么,雖然不滿二大爺劉海中胡亂折騰,可也不至于在人家快要沒了的地步落進下石。

            不光是他,就連南易幾人,也沒在這事上編排什么,光是大家的猜測議論都有不少版本了,以后二大爺劉海中重新上班估計都得低調些。

            中午,林家國出來抽煙,煙剛抽了一半,就看到錢老幺笑呵呵走過來。

            “林師傅,休息著呢!”,錢老幺遞煙,笑嘻嘻打了招呼后也蹲下來點煙。

            “錢干事,你這又準備出去?”,看著錢老幺,林家國笑著問了一聲,這個家伙可是軋鋼廠的宣傳干事,據他觀察,這家伙就是混吃混喝的,根本不干事。

            誰知道這家伙是怎么搭上李副廠長的線的,居然得了如此便宜。

            “下午才去,陪著領導去談工作呢!,錢老幺眉飛色舞的,這幾天他是真的爽了。

            李副廠長那個家伙果然沒有失言,安排給他的工作工資不錯,而做事嘛,輪不到他錢老幺。

            這種日子,真是美死他了!

            不但工作輕松,就是李副廠長為了反過來拿捏他,還安排他去做一些事,那收入,簡直杠杠的。

            錢有了,日子美滋滋的錢老幺巴不得日子就這樣下去。

            不過人都是往前看的,以前吧,他那生活狀態,那是沒人看得上他,現在感覺起來了,就想著其他的一些事了。

            比如說老婆孩子熱炕頭!

            他錢老幺是懶,可不傻,知道有了機會后就得多準備幾條后路。

            而有什么能比一個家是最好的后路呢。

            他都想清楚了,借著能從李副廠長這邊得到大好處的時候,憑借著這樣的好條件成個家,又借著這些好處養個家,等差不多老了,那個時候就靠著孩子養自己。

            無縫連接啊,美滋滋不是!

            林家國可不知道這個家伙的思緒已經飛到什么地方去了,而是回了一句后,準備起身離開了。

            他要離開,錢老幺可不讓,過來這邊可不是找林家國吹牛的,而是有著事呢。

            只見錢老幺又遞煙,笑嘻嘻道:“林師傅,你廚藝好,認識的人多,你看我們也算是熟人了,有沒有合適我的給我介紹一個唄!

            一聽這話,林家國差點被煙給嗆住,有些哭笑不得道:“錢干事,我可做不了媒婆的活!

            還介紹對象?呵呵,林家國可不敢!

            不說他了解的這個家伙的性子,就是他現在靠在李副廠長那一邊,林家國更不想摻合了。

            “林師傅,我要求可不高,又不要什么黃花大閨女,就是寡婦帶著孩子也是可以的!,錢老幺笑嘻嘻說著,補充道:“我現在這也算有工作了,條件也不差吧!

            “錢干事,你真是為難我了!,林家國搖頭一笑:“你想想,我就一個廚師,別人家什么情況我也不會去打聽啊!

            “我覺得你真要有成家的想法,去找專業的媒婆可比找我靠譜多了,人家熟門熟路的,說不定能讓你挑花眼呢!

            不想被糾纏的林家國出了主意,錢老幺聽著,倒也覺得有理,剛要說什么呢,聽見腳步聲,兩人下意識回頭看去。

            “家國,你們聊什么呢?”,賈紅走過來笑著問了一聲,眼中對錢老幺的戒備一閃而過。

            剛剛就看到兩人聊著,出于對錢老幺的警惕,賈紅走過來詢問一下。

            “就隨便聊聊呢,錢干事問我有沒有合適他的對象,我這不是媒人,正給他出主意呢!,林家國笑著解釋一句,賈紅一聽這話,頓時眼中精光一閃。

            本來她還想著找到機會給錢老幺提提這事呢,又生怕錢老幺因為她的關系有所警惕,這才按耐住了心思。

            現在可好,這個家伙居然坐不住了!

            “錢干事,你這找家國不是為難人家嗎?”,賈紅笑瞇瞇出聲,看著錢老幺笑道:“你說你一個干事,這軋鋼廠里也有離婚或者是喪夫的吧,先自己打聽打聽得了!

            錢老幺看著賈紅,倒是被她這句話可提醒了。

            對啊,他錢老幺現在可是軋鋼廠的干事,工資不低,在軋鋼廠這邊找到合適的反而更容易成事不是。

            “那你們先聊,我回后廚去了,不然晚飯你們可吃不上!,林家國一看這情況,笑著說了一句就轉身走人了。

            “林師傅,有機會再聊啊!,錢老幺也回了一句,等林家國走后,他也準備離開。

            “我說錢老幺,可別看花了眼,瘌蛤蟆想吃天鵝肉的時候,結局往往都不怎么好!,賈紅故意刺激起來,一聽這話,錢老幺嘴角抽搐,有些不滿道:“賈紅,我就不能成家嗎?”

            說著,他又轉而笑嘻嘻道:“以前或許沒人看得上我,可現在不是有你跟領導幫我嗎,在這事上我還得說一聲感謝呢!

            刺激我?呵呵,搞得我不會扎心似的!

            賈紅臉一黑,一想到錢老幺就是借著把柄“吸血”,讓她膈應得慌。

            “那你慢慢找吧,真的事成了,我去討杯喜酒喝!,賈紅說完哼哼一聲直接走人,她不準備這個時候提秦淮茹的事。

            她明白得很,錢老幺對她也同樣帶著警惕的,彼此心中都埋著一根刺,真以為會真心相對。

            “既然你動心思,那就讓你先美著!,賈紅呢喃一聲,眼中精光閃爍,快步離開。

            錢老幺看著賈紅的背影,微微一笑,他知道賈紅對他是挺恨的,可他不怕,有些秘密,吃穩了就是一輩子。

            而細水長流,恰恰就是他錢老幺已經學會了的道理。

            “賈紅剛剛的話也有點道理,先去打聽打聽!,呢喃一聲,錢老幺也去找人打聽了。

            卻說賈紅這邊,回到自己工作的地方后,隨便拿了一個文件夾,又轉身去了許大茂所在的地方。

            辦公室里,許大茂正在悠哉悠哉抽著煙,看到賈紅走進來又快速把門關上,他嘻嘻一笑道:“別搞得小心謹慎的,搞得我跟你就像是要舊情復燃似的!

            “你敢嗎?”,賈紅戲謔一笑,走過來坐下來。

            “我可不敢,畢竟我可惹不起你背后那位!,許大茂果斷認慫,對于賈紅,別說顧及李副廠長了,光是這個女人的心機,他也怕著呢。

            “呵呵,知道就好!,賈紅笑呵呵的,看著許大茂就道:“過來找你是需要你幫個忙的,當初你要跟李副廠長搭線我可是盡心盡力的,這一次你要幫我,而且必須盡心盡力!

            “什么事?”,許大茂有些好奇,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他便道:“先說好,如果是事關你想要懷孕的事我可不敢幫忙,畢竟李副廠長要是知道了,我會直接完犢子的!

            賈紅白了他一眼,這家伙反應到挺快。

            “不是那事!,賈紅眼睛瞇了瞇,壓低聲音道:“我要你幫著把錢老幺介紹給秦淮茹!”

            許大茂聽著頓時有些懵逼,秦淮茹他知道,錢老幺他也知道,可怎么好好的突然要當上媒婆了?

            “賈紅,事先說不清,我可不會稀里湖涂去干!,許大茂神色認真起來,目光就盯著賈紅,自從老爹說了不再算計秦淮茹后,許大茂就沒跟秦淮茹有其他的交集。

            以前的種種恩怨,他都不想繼續拉開。

            至于錢老幺,許大茂是真的認識,畢竟當初跟賈紅糾纏的時候,錢老幺在那村里是出了名的。

            雖然不知道錢老幺為什么會突然來軋鋼廠上班,可許大茂知道一點,那就是錢老幺能辦到這一點,都是有人提攜,而這種情況,他沒必要去得罪人。

            想著這些,許大茂看著賈紅,帶著懷疑之色道:“錢老幺來軋鋼廠上班,不會是你的手筆吧?”

            他有這樣的懷疑,都是因為據他所知,在這軋鋼廠里,好像也就錢老幺跟賈紅認識。

            而兩人都是今年開工調來的,其中有什么關聯也不一定。

            99mk.infowap.99mk.info

            /130/130143/31830034.html

    精品国产女同疯狂摩擦_精品国产日韩亚洲一区_精品国产三级A∨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